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尔吉·原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蒙古人,辽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46种,作品收入小学中学大学课文,读者遍及海內外。邮箱bejyy@vip.sina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山杨树  

2015-02-07 23:13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山杨树 - 鲍尔吉·原野 - 鲍尔吉·原野的博客

 

冬天的风像鼓风机一样强劲,把凹地的积雪吹到空中,山坡好像腾起一条雪龙,绕山盘旋。山坡上的山杨树消失无踪。

在草原的丘陵上,树像星星一样散落四方,它们只是树,而非树林。如台湾诗人管管的诗所说的“每当吾看见那种远远的天边的空原上,在风中、在日落里、站着几株痩痩的小树。吾就恨不能马上跑到那几株小树站的地方,望。”树在草原上不仅孤独,而且矮小,如蒙古马一样矮小。几十年前我去克什克腾旗,翁牛特旗和阿鲁科尔沁旗,在路边见过一些小树。如同刚刚栽上的童年的树,今年路过这些地方,看到它们还是那样小,那样孤独。我以为原来的树早已成材,成为各家房子上的栋梁。当地人告诉我,这还是那些树。他说,我小的时候,树就这么高。我惊讶地看这人的面孔,他黝黑的脸上遍布皱纹,胡茬都白了。再看那些树,不粗(也可能粗了一些),不高(树围大了点)。如果走近看,树可能也有白胡茬生出来。我没法确定几十年前看到的树是哪一棵树,但这里确实没有大树。

丰子恺的母亲认为外国人只是一个人。她每年去一趟上海,回来说:去年外滩那个印度巡捕今年还站在那里。老太太每年都这样说。而我觉得这些树真就是几十年前的树。这些树掌握一门绝技;活着,但不生长。不生长是生命学里最大的奇迹,活着仅仅是活着,不生长因而也不衰老。所谓进步,说的是不是今年与去年有很多不同?如果真的有所不同,证明的仅仅是生命的耗散,这算不上进步

人唯恐自己不懂得某些知识、某些说法、某些时尚或某些流行语,便使用微信或网络语言证明自己不落后或没死。好在树不需要这些东西,而草原上的树甚至连生长都放弃了。放弃生长也没什么不好,乌龟不是这样吗?英国的几个所谓科学家在北海海底捉到一只蚌,杀死它,测量它的寿命距今约450500年,为它取名为“明”,意思它与中国的明朝同一时期。明朝是中国汉人建立的最后一个王朝,国祚276年。这帮英国坏人为什么杀死这只蚌呢?不杀不足了解它的寿命。蚌用四、五百年活着,仍然是一只蚌,没长成帝国大厦,它不太大,貌不惊人,在遇到英国人之前一直活着,不借助任何知识、关系、财富、地位、主义和学说,从始到终,它都是一只蚌。像草原山坡上的小树。

人并不是这样,人愿意具有很多很多样子。人如果原来是蚌,它还会企图变成鱼、虾、鲨鱼、岛屿、轮船和潜水艇。人把自己这种谵妄称为理想,把他们的僣越当作努力。

风止息,白蒙蒙的天气里出现小树,它们还在原来的地方,还站着,伸出枝叶,拥抱准备落地的飞雪。草原无遮蔽,刮起八、九级大风,拳头大的石头会离开原来的地方,但风刮不倒任何一棵小树。这样,你就知道草原上为什么没有大树,小树为什么“不生长”。生长不难,长的引人注目也不难。天之道与人之道常常相反,刚好不愿意引人注目。在自然界,生存比生长更难。飞沙走石的大风刮过山坡,你去看那些小树,它们长开臂膀,像儿童在大风中哭泣着寻找父母,不,它没这么脆弱。它们像练习站桩的拳师,马步扎的很低,气沉丹田,形神合一。这些小老树最了不起的是在地下扎下几十米甚至上百米长的根须,让人惊讶。

在人类里面找鲍到一个从小到大不虚荣的人。人对身高、肤色、种族、相貌制定了苛刻的准则,这样的结果导致歧视与自卑,这些毫无道理的观念,佛教称之为染织,它是被污染的观念,虽无自性,却被人牢牢抓在手里,烙刻在人的心里度过一生。个子矮、相貌丑、身材胖会怎么样?受他人歧视,自感自卑是多数人的体验,人真是可悲,竟被这些外在的观念左右着,愈想摆脱愈被它套牢,妄度时光。大自然比人类高明的多,大与小,高与矮、黑与白决不会是各个物种歧视与自卑的理由。蚂蚁的可敬在它不在意它的小,黑豹不惭愧它的黑,白鹤不得意它的白。把黑白大小这些观念抽象出来变成尺度是人类的进步吗?这是落后,比动植物更落后。

佛教从另外的角度观察人的虚妄。其意曰:持有什么观念并无不可,但把事情加以区别就错了,譬如区分黑白。退一步说,持有黑白之念亦无不可,抓住这个观念就错了(抓住什么观念都是错的,观念无所谓对错,抓住不放即错)。此错被称为执着,我执或法执。

执着何谬?它相当于船被水冲出好远,却在船帮上刻一道记号求落水之剑。执着违背于周遭每时每刻的变化,所有的执着都意味着你抓在手里的是一个旧观念,误把去年的枯枝当作新蕾观赏。你看到的新蕾是由你的心捏造的,与事实无关。而所谓“事实”也只是转瞬即逝的“过去”而已。

席慕蓉珍怜这些草原的小树。她画旷野上一棵矮矮的小树,光线赋予它长长的影子。好像它原本可以长的很高,好像它心里的高度长在了长长的影子里。这道坚实的影子穿过了整个山坡,好像说山坡都是它的领地。

山坡确实是这棵小树的领地,这里没有其它树,它是唯一的树王,统领着无边的碧绿的青草。青草在春天开放小花,仰望这棵树。青草和花透着树的枝叶看到太阳的光圈以及夜晚的月晕。花草觉得小树已经够高大,没必要再高大。

矮小的山杨树在它的身体里贮备了足够与狂风搏斗的力量,抵御冰雪的力量。这些力量藏在树的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。需要的时候,拿出来用就可以了,小树不需要为显得有力量而长的太粗壮,太高大。在山坡上,在太阳下面,它的身高刚刚好,十分完美。

 

 

 

山杨树 - 鲍尔吉·原野 - 鲍尔吉·原野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