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尔吉·原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蒙古人,辽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46种,作品收入小学中学大学课文,读者遍及海內外。邮箱bejyy@vip.sina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准噶尔汗国故城的日出  

2015-01-21 18:57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站在城墙上看日出,故城里面白垩色的土块如同玫瑰色的波涛,火山喷发结束之后凝固此地。这些土块不是草原的土,它们原来是城墙和房子,不长草,如今只负责凝固。往下看,正对着城门的空场过去该是偌大的集市,人来人往,车马喧哗。如今只剩下空气与土。土块里没留下丝毫人的痕迹,比如衣服的碎片,比如刀剑的残骸,连一小片骨殖都见不到。故城好像被海水冲刷过,冲走了这个当年强大的西蒙古汗国。大自然试图把废弃的都城恢复成草原。大自然不需要房子、道路、水渠和井,它的子孙是草、岩石和河流。沙漠也是大自然的子孙,就像冰峰、火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。准噶尔汗国故城遗址没有树,荒草少而高,只有阳光每天在耕耘这片顽强的土块。这些土城丝毫没有长草长树的意思,它们在等待故人,等待重新成为城墙和房子的一部分,眼下铺满了阳光。我不知道太阳初升时的光线可以分成多少层。最初的光线可谓破晓,那是把世界照亮的清冷的光。这片光到来时,夜色还没退尽。树和石头背后还藏着静立一夜的黑影。接着,光线的洪流汹涌而来,不止天亮了,太阳正在准备出升。此刻,光线如同加入玫瑰色的经纬丝。这些玫瑰的纱被树梢刮住了大部,落在土地上显不出鲜艳。玫瑰的光很快被后面坚定的金光覆盖。太阳腾跃前,金光是它的近卫士兵,负责鸣锣开道。金光里,天边的云彩十分纤薄,惊讶地迸飞。这些云彩如同火炉的木柴,在它们烧得愈薄愈小愈红的时候,太阳喷薄而出,金红的球体淹没天际的树丛。那些剪影似的树丛变得如荒草一般渺小,举着芒刺般的刀枪欢呼。太阳像被一头巨大的鲸鱼驮着上升,它的光芒照亮了一切。放眼看,周围没什么东西没被太阳照到,准噶尔汗国故城变得干干净净,土块复活了,仿佛集市就要开张。太阳专一地照在城里每一个土块上。土块姿态各异,摆出各式各样的姿式,仿佛还在睡梦中。故城内没有河流,却灌满了阳光的大水。才知道,那些土块的位置都是对的,断壁残垣都刚刚好。土块们显出历经沧海的姿态,在阳光下才看出它们并不荒凉。大自然没有人类眼里的直线、耸立或繁荣这些概念。废墟经过风的一遍遍雕刻,高矮大小已经恰好,好到在清晨的阳光下像一处乐园。

鸟群笔直地飞过来。鸟在金色的土块上留下黑影子,像黑色的小兔跑过。风来了,我的意思说云从四方聚拢到故城上方。它们或许每天早上都要来到这里探望,围成一圈儿静坐。云的歌声风里发出,呼拉呼拉钻进我的衣服和裤子,企图把衣服脱下,故城这里万物裸露,早就不时兴穿衣了。云彩在天空排列如城堡之后,太阳坐上天庭的金交椅。它脚下和两厢都是红云。密集的红云固若金汤,不敢留一丝缝隙,怕把太阳漏在地上。它们抬着太阳游历新疆大地。在太阳看来,准噶尔汗国故城的土块离戈壁只有一瞬,离绿州也只有一瞬,它们的不同只有颜色的差异,内容没差异。正如历史无差异,只是朝代不同。

准噶尔汗国故城如此空寂,它位于和布克赛尔蒙古族自治县,太阳每天在它上方落下升起。当年的准噶尔汗国东起南西伯利亚,西至现今的哈萨克斯坦,拥有额尔齐斯河、鄂毕河、叶尼塞河这三条流向北冰洋的世界大河。这个西蒙古汗国的疆域内有茂密的森林、广阔的草原和沼泽地,占据北部亚州的核心地带。现在森林还在,河流还在,风还在,国家各叫各的名,准噶尔汗国只遗留一些故城。这些故城正回归大自然怀抱,阳光给予它新的能量,小鸟衔来的一颗草籽可能会长成未来的森林的第一株苗。这么漫长的变化,性急的人没办法看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