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尔吉·原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蒙古人,辽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46种,作品收入小学中学大学课文,读者遍及海內外。邮箱bejyy@vip.sina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4年06月13日  

2014-06-13 16:1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铁里藏着红》

红跑在血里;红飘在孩子的脸蛋和樱桃上;红用缎子被面裹住新婚夫妻的喜气;红从太阳里面跳入海里;红……

红藏在铁里,铁无论到哪里——成为钉子、锄头、锅还有炉子,它暗中都带着红。在火和铁交锋时,铁在火里取暖,它在火的语言里想到了自己的前生前世。铁来到世上,火是它的接生人。铁从火里闻到了腥性,那其实是它自己身上的味。它听到火发生“咝咝”的声音,好像被辣椒辣到了舌头,在空气里晾。

铁在火里变红,不仅因为想到了过去。铁的坚硬、冰凉被火收走,火教给铁怎样恋爱,包括拥抱和舔对方的脸,直至让铁红起来。

铁看自己的红像看到了一条鲤鱼,觉得自己正在火的河流里畅游。铁红了之后,身上第一次变得透明,像桔子那种透明,好像蕴藏着无限甜汁。铁红了之后,浑身都轻了。这时铁匠走过来,把铁砸成羽毛似的叶子,甚至可以飞。

黑与红是铁的表里世界,是它的肉体和灵魂。在大地上,铁永远穿一身黑衣,它穿这身黑衣经历春天的雨水。装满雨水的铁桶里有雨水唱歌,歌声落在铁桶的脊背上。穿黑衣的铁钉在椴木里寻找年轮,固定了窗和床。当铁锹和锄板被磨得白亮时,那是铁的梦境。雨水、泥土和空气让它重新换上黑衣。它习惯了这身衣服,是礼服也是工作服。铁走到哪里都被称为工匠,而且常常站在门外,被装在帆布兜子里。

铁走遍天涯,那些树啊,那些在森林里歌唱、为小鸟作窝的树遇到了铁之后变成了大马车、风箱、房梁和一切。在古代,人和什么在一起?外边是土,家里是树——但它已经变成了木头。树的花纹黯淡于炕沿、门、摇篮和桌椅上。人躺在趴在倚在这些树上,它们身上曾经有露水和昆虫。铁把树变成了家具和工具,铁从不因此后悔羞愧,它来自岩石却比岩石锋利。铁的脸上流不出一滴泪,只挂白霜。铁在岩石里沉睡时是游民、种子和儿童,熔炉把它们招呼到一起,把无数铁变成一块铁,使它们比岩石更坚硬。铁变成铁就没有回头路可走,它出生前的石头已化为齑粉。

世上回不了家的东西是什么?它们是冰雪、是桃花、是苹果、是铁和家具。铁做了铁甲铁钩,不求超渡,但它心里还藏着红,遇到火,铁慢慢地变成黎明那种红;红过了,它身上掉下一层白白的灰烬。即使没遇到火,铁也会红。它不打算当铁的时候,雨水帮助它们生锈,如蛇蜕皮那样一层层蚀解。回到泥土里,那些铁锈成暗红色,比火里的铁颜色更深,仍然红。铁的孕育和归隐都离不开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1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