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鲍尔吉·原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蒙古人,辽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46种,作品收入小学中学大学课文,读者遍及海內外。邮箱bejyy@vip.sina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三 相  

2014-03-28 11:25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相是我的朋友,他是北京人,祖父和父亲都是名医。三相脸膛白里透着浅红,黄而略灰的瞳孔散发着俄罗斯人的热忱,当然他是北京人。

三相聋了。小时候,他用弹弓去射燕子。他奶奶告诫过不能打燕子,有灾,三相还是把屋檐下的燕子打下来了。

“这是母燕子”,他对我说。母燕的遗骸在手上微温,羽毛的黑色里闪着绿光。然后他就聋了,游泳耳朵进了水,并发中耳炎,他爷爷(名医)和父亲(次名医)都没有治好。可怜的三相聋了之后,唯独能听清我的声音,他妈妈很奇怪,我也奇怪。

三相失聪后,不和别人交流,因而在南箭亭子奇迹般地保留了北京口音。我们说“果家”,他说“国家”;我们说“三卯”,他说“三毛”。在我们那里,说京腔受人讥笑。但三相听不到别人的讥笑,依然满口京腔。。嗓音大,像朗诵一样,即使是一件小事,他也大声传播。

“早晨我在鸡窝拣了两个蛋,一红一白。”三相说。

 “三相!”我隔着栅栏喊,玻璃上人影晃动——三相吃饭的专座是窗台,背对玻璃。一瞬间,三相就从屋里冲出来,穿着不系扣的绿小褂,他妈端着碗筷在后边喊:“吃完了再走,你个三聋子。”

小时候,我们没听过人骂人。骂人话自文革才开始兴起。家属院小孩在当街推搡叫骂,三相好奇的问我:他们说啥呢?我转述不出这套生殖器系统话语,说,他们喊毛主席万岁呢。三相笑嘻嘻跑过去说毛主席万岁,打架的人气的翻白眼,谁也不敢骂了。我不说骂人话,三相就听不到骂人话,他听不见别人的声音。三相跑得快,在学校运动会上,他听不到发令枪,眼角盯别人,别人动了再窜,回回第二名。

我和三相成为朋友,是喜欢他眼睛,见面先看他眼睛,三相像患者被眼科医生检查那样让我看。在家属院,只有三相和他姐姐二朵有黄眼睛。我们所有的人,包括三相的家人大相、二相和四相,都没有那样神奇的眼睛。后来我家养了一只猫与三相同眼,我抱着猫跟三相比眼睛,颜色差不多,猫的瞳孔细。三相问:谁眼睛好看?我说你。

我们一起到木器厂,爬上高高的松木垛,坐着。这些来自大兴安岭的松树散发香味,我看三相的眼睛,黄澄澄的,像宝石一样。他的瞳孔里还有一些沟壑,如劈柴的纹理。

“你说咱们这辈子能坐飞机吗?”三相问。我们一齐往天上看,没有飞机飞过。

“不能。不当空军就坐不上飞机。”我说。

“我坐过火车。”三相开始跟我讲坐火车的经历——讲一百多遍了:火车的厕所是铁的,从窟窿眼能看到嗖嗖的枕木;桌子和窗台连在一起,也是铁的;车厢接头儿像手风琴的风囊,呼——呼——。

文革开始之后,我在家属院常挨揍,这是我后来练武术的缘起。还没练成,全家到了五七干校,此术基本没派上用场。那时,我父亲臂上缝一白布,上写“大叛徒”,上下班走过家属院,人们都看到了。那些贫农出身的孩子、工人以及后院无业游民的孩子,常常把我堵到胡同里暴打一顿。我放学不敢走同一条道,尤其不敢走胡同,但还是免不了挨揍。一次,三相见我挨揍,书包散在地上,书本被踩烂了,气愤地和他们讲理(三相不会打架)。他们嘲笑三相,捎带还给他两个嘴巴子。三相带着脸上肿起的棱子回家,让他妈又揍了一顿。

过了很多年,三相来串门,说的还是童年那些事儿,火车啊,水文站仓库的蝙蝠等等。三相到死也没说过骂人话。

我搬过好多次家,好多家具都卖了,但我舍不得书橱,这是三相打的。三相参加工作是区教育局维修学校桌椅的木匠,我俩大雨天从四道街推回这个书橱。它还在我的房子里,成了女儿的书橱。

这些天想念三相,他去世好几年了。想起来,好几天啥也干不下去,心里就像跟三相对话似的。可能他找我说话来了,因为春天来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2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